板式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板式床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你在地狱想她吗[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0:37:47 阅读: 来源:板式床厂家

夜很深了,我睡不着,一支又一支地抽烟,烟雾在我四周弥漫,我仿佛在弥漫的烟雾中看到了我的朋友王一天。我知道,烟雾中的王一天是虚幻的,是我这段时间想他太多的缘故,真实的王一天早在一年前的今天就魂归西天。

一年前的今天,王一天遭遇车祸,被撞得面目全非,血肉模糊,现场目击者说被撞倒在地的王一天像半扇猪肉一样,鲜血在地上流,黑夜里看不清,就像汽车漏了油。虽然当时围观的人群里有不少是我们学校的老师,但是,却没有一个人认出面目全非、血肉模糊的死者就是王一天。

我不知道,如果当时我在现场的话,会不会认出死者就是我的朋友王一天。

我和王一天相识在十五年前。十五年前的我们,还是少不更事的初中生。那时候的我,不是一个好学生,常常惹是生非,学校换了好几个,最后转到五中,仍是恶习难改,整天吊儿郎当的。一天,我和几个狐朋狗友在教学楼前闲逛,无意中看到一双仿佛里面装满水的明亮的大眼睛在一个穿着红上衣的女生脸上闪烁。我顿时愣住了,果呆地盯着这双装满水的大眼睛不放,还随口念出当时正热播的电视剧《甘十九妹》里花二爷的一句话:“此人只需天上有,为何为我落人间?”红衣女生觉察到我在看她,也看了我一眼,然后就不好意思地扭转头,跑开了,并且还带走了我的魂。确实,自从看了她那一眼,我整天魂不守舍,眼前总是浮现她那双装满水的大眼睛。我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当时的我虽然不是一个好学生,但却没有犯那个年龄段很多学生都犯的错误——早恋。可是,自从我看到这双装满水的大眼睛之后,我发现我也不能免俗,我可能要早恋了,因为我很想多看这双装满水的大眼睛几眼。

经过一番打听,知道她是初三二班的学生,成绩优秀,而且还是团支书。此后,我常到她们教室门口溜达,就为多看她几眼,希望引起她的注意。但是,她仿佛对我没有好感,一察觉到我在看她,就故意躲避。这令我很失落,但是我没有气馁。有一回,她和同学在办黑板报,我和几个狐朋狗友过去围观,几个狐朋狗友知道我对这个女生感兴趣,便故意和我打闹,在打闹中故意推我碰她。她吓得只知道躲闪,躲到同在办黑板报的一个高个子男生后面。高个子男生想英雄救美,赶我们走开,让我们到自己班级门口闹去。我们当然不会这么轻易走开,几个狐朋狗友还要揍这个男生,被我劝住了。其实我也是假惺惺,只是在她面前表现一下自己多么磊落,不欺负人,让她对我有些好感而已。

这个高个子男生就是王一天,当时任班长。这个一度让我痴迷让我魂不守舍的女生叫红霞,我的初恋情人,尽管我们根本没有恋过,我只是给她写过情书而已。后来王一天告诉我,他也喜欢红霞,从读初一他们就在一个班,就开始喜欢她了,但他一直没有付诸于行动,别说写情书了,连个纸条他都没敢给她写过。我曾嘲笑过他的胆小,他就说你胆大也没捞着半根毛呀,我们就哈哈一笑了之。

初中毕业后,王一天考上了我们县里最好的中学——县一中,而我和红霞,只考上了二中。王一天曾告诉我他之所以能考上一中,都是因为红霞,是红霞给了他学习的动力,他以为成绩优秀的红霞也能考上一中,可以在读高中的时候也在同一所学校,没想到红霞却只考上了二中。这令他心里很不是个滋味,相思成灾。我就此和他开过玩笑,说,你真笨呀,你咋不知道追呢,有枣没枣打一竿,再说了,你们一中的追我们二中的还不是小菜一碟,当时我们二中多少长得好看的女生被你们一中那帮流氓给摧残了。当时确实是这样,一中的男生追二中的女生小菜一碟,因为一中的男生大都是学习好的,将来有出息的。但当时的王一天却不敢追,占据有利资源却不知道合理利用,他太老实了,或者说太传统了,荷尔蒙在他身上飞扬的结果,最多也只是让他暗恋一个人而已。

当时我虽然和红霞同在二中读书,但不在一个班,并没有多少交往,更没有再给她写过情书,可我们不再陌生,每次在校园或者回家的路上遇到,她不再逃避,而是会羞涩地和我打个招呼,或者笑一笑。她的笑容还是那么美,她的眼睛还是那么大那么水汪汪的,我心里依然喜欢她,可我却不敢“下手”。我说不上为何没“下手”,可能是已经遭到过拒绝,还去讨啥没趣;也有可能是我到了城里之后有些自卑,感觉自己配不上她;可能还有别的原因,总之,虽然还很喜欢她,但没有再表白。

三年后,红霞考上南京一所本科院校,而我和王一天,却什么都没有考上。

名落孙山后的我,选择到外县一所中学复读。就在我扛着被褥将要走进外县那所中学大门的时候,听到身后有人叫我的名字,我扭头一看,原来是王一天.他同样也扛着被褥,不用说他也是来复读的。他见我扭头,有些兴奋地说:“还真是你,在汽车站的时候我就感觉有些像你,没敢认,跟着你走了一路,越看越像你,就喊你的名字试试,没想到还真是你!”

当时他说这些话的语气,还有他那兴奋的表情,表现得好像我们是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似的。其实此前我们只说过一次话,就是我那几个狐朋狗友想要揍他那回,后来在从县城回家的路上见过几回,但都没有说过话。

我也没想到会遇到他,更没想到他竟然对我这么熟悉,连我的背影我走路的姿势都能认得出来。后来在我们成了很熟的朋友之后,我曾问他当时怎么认出我来的,他说他以前最关注的人就是我,因为我是他的情敌。他说,你知道当时我有多嫉妒你吗,特别是那回你骑自行车送她回家,我看见后恨不能揍死你这个熊孩子!

他说的是发生在我们读高二时的一件事。有一个星期,我们大休,我坐头一班车早早从县城回到镇上,知道红霞还没有来,便骑自行车故意在车站附近溜来溜去,其实就是想多看红霞一眼。红霞家离我们镇还有五六里路程,平常都是她家人骑自行车来接她,但那回红霞的家人没来接她,于是我有了献殷勤的机会,厚着脸皮问她要不要我送她回家,她没有拒绝。

王一天说,那天他和红霞坐的同一班车,是眼睁睁看着红霞上的我的自行车。他说:“我真没想到你还真敢问,她还真上你的车了。我的天!看着她坐上你的车,还用手扶着你的腰,我快嫉妒死了。唉,没想到你这个熊孩子的脸皮真厚!”我记得很清楚,他说“我的天”这三个字的时候,脸上依然是惊讶无比的表情。

当然,王一天也有他和红霞之间的美好回忆。读初中的时候,他们一个班长,一个团支书,比一般人多了很多交往的机会,常常会肩并肩地去办公室,或者去办什么事情。王一天说,每一次和红霞肩并肩地走在路上,都禁不住热血沸腾,好像自己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尤其是他每次给我讲这些的时候,眼神就一动不动,对着宿舍的屋顶,开始进入遐想状态,仿佛徜徉在幸福的海洋里。

可能从我和王一天这两个落榜者扛着被褥,并肩走进外县那所高中大门那一刻起,我们便成了朋友。我们虽然没有分到同一个班级,但在同一个宿舍,并且为了相互有个照应,我们两个的床铺还挨着。我们有很多的共同语言,但这不是因为我们来自同一个县同一个镇,而是因为我们喜欢同一个女人。我们当时所有的谈话都离不开这个女人,仿佛除了这个女人,世界上就没有什么可说的了。

按道理讲,我们是情敌,怎么突然就这么放得开,谈起红霞来口无遮拦?我当时没有往这方面想,后来也没有想过,现在,我突然想到这个问题,但我不能从王一天那里得到答案了。我只能从我这方面来揣测。当时,我虽然依然喜欢红霞,但另一个现实我也很明白,可能这一辈子都娶不到红霞了,到了大学她肯定会有男朋友,所以,我就告诉自己,想开点,对她,就当一个美好的想象吧。可能王一天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我们才会那么放得开。即便我们以“考上大学追红霞”的名义来努力学习,但我们也很清楚,希望不大。

可我们有时候又是那么地不甘心,我们曾多方打听红霞宿舍的电话,得到电话之后,又迫不及待地等不到下晚自习就跑到学校外面的小卖部,用那里的公用电话给红霞打长途。我记得很清楚,我们拨电话的时候,我让他,他让我,都想让对方先给红霞说话,因为心里紧张,最后在互让中电话接通了,电话在王一天手里,于是王一天只好硬着头皮说话。没想到他竟然紧张得结巴起来,嘴巴张了老半天也没有发出音来,好不容易发出音来,人家那边却听不懂。怎么办呢,我们不会说普通话,只好按念课文时候的发音,把字吐清楚,再说慢一些,那边才终于听清楚。经过传达,我们这才听到红霞的声音。当时具体说了什么话,我一句都记不起来了。我只记得,我们说了不少,对话还有些特别,不管我还是王一天,我们都说家乡话,可红霞在那边,说的却是普通话。那是一次家乡话和普通话的交流,曾一度让我们很尴尬。

随后红霞给王一天写过信,没有给我写。王一天说在信上提到过我,也说过让我看看,但是我始终没有看到信。

记得有一次打电话,红霞告诉我们有个男生追她,带她逛公园,并且还在玄武湖划了船。虽然红霞说很不喜欢那个男生,是那个男生死缠着她,但即便这样也让我们心里很不舒服。尤其是有一次给红霞打电话,已经晚上十点多了,她宿舍的人却告诉我们她还没有回来。那天分明是星期天,怎么晚上十点多还不回宿舍呢。我们很是郁闷,很不舒服,复习肯定是没有心情,便讨论红霞为什么没有回来。讨论来讨论去,一致认定红霞可能去约会去谈恋爱了。

其实这很正常,但我们却感觉很不正常,王一天反应尤为明显,他竟然提出来要去红霞的学校揍追红霞的那个家伙。我们甚至去县城火车站看了通往南京的火车都是几点的。当然,最后我们没有去,也记不清因为啥泄的气。

其实我们都不傻,有时候虽然激动,脑子热,但是脑子不热的时候,我们就会想,这样做没啥意思的,有些事情是没法挽回的。有一回一个读大学的家伙到我们学校来看他的同学,讲起大学里谈恋爱的事,说大学生谈恋爱疯狂无比,天亮后到校园内的小树林里小河边看看,到处扔的都是用过的安全套。这个家伙类似演讲的一番话,听得周围的复读生们目瞪口呆。而我和王一天惊呆之后则是为我们的红霞担心,担心红霞和别人一块用过安全套。担心之后就是难过悲伤,悲伤就去喝酒,喝得两个人恨不得把胆汁都吐出来了。

可能从那时开始,我们为红霞而努力奋斗考大学的弦绷得没那么紧了,其实我们给自己设定的目标本身就很盲目,如果我们都考不上还好说,可如果我们都考上了,红霞又该属于我们两个中的哪一个呢。我们没有讨论过这个话题。

复读一年后,我们两个都考上了大学,但不是本科,而是专科。我们的愿望没有实现,追红霞肯定是没戏了。我们又不好意思再去复读,只好认命,读专科。我读的是省师范,王一天读的是一所市师范院校。

读大学的时候,我们通信,前期主要还是谈红霞,但我们和红霞都没有联系过,后期我们就五花八门什么都说了。比如我会告诉他我追了一个女生,先是牵手,过一段时间告诉他已经接吻,再过一段时间告诉他已经上床。而他没有谈女朋友,我就告诉他抓紧时间搞一个,大学不谈一个太吃亏,会遗憾一辈子的。可他老毛病又犯了,说不敢追,不好意思追,怕人家拒绝。我给他鼓气,我说你可以先找个难度不大的试试火力,然后再给自己增加一些难度,一步一个脚印地向前走,一步一个台阶地向上走,慢慢你会发现,追女人其实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难,你会感叹,女人就那么一回事!胆子大一些,脸皮厚一些,然后就准备脱裤子上床就行了。但不知道他怎么搞的,一直没有追一个。我后来都不愿意教他高招了。

毕业后,我们都是空手回到我们县一所中学当老师的。我和女朋友在毕业前夕分的手,不是一个地方的,我不想到她那里去,她不想到我这里来,只好分手。

我和王一天到县城后,都比以前安稳了,可能小县城就有这点好处,让人踏实。我有个同学当时不愿意回老家教书,去了北京,虽说见多识广,但是大城市让人浮躁。现在我都结婚生孩子了,而他狗屁还没有呢。这样来看,我的选择可能是对的,至少现在我是这么认为的。

那么王一天呢,他生前可能也是这么认为的。他不是一个喜欢折腾的人。现在,我倒真希望他是一个喜欢折腾的人,毕业后别回来,去北京,去上海,哪怕在省城混也行,总之就是不要回来。即便在外面混得很狼狈,也是好死不如赖活着。这样的话我们至少可以打个电话发个短信,不会像今天这样阴阳之隔。

回到县城后,我和王一天都进了我们县的实验中学,并且教同样的课程——高中历史,连办公桌都是相对着。我记得自从我们回到小县城,就没有再谈论过红霞,谁都没有主动提起过这个女人,好像这个女人从我们的世界里消失了。其实,关于红霞的消息,这些年我们并没有断,我们从校友录上多多少少会看到一些,比如我们知道,在我们来到县城中学教书的时候,红霞去北京读研究生了。

在县城教书一年后,我们都有了女朋友。他女朋友是一个同事介绍的,在县医院当护士。谈恋爱的时候,王一天常常向我请教,比如怎么表示对她的关心,走路的时候应该怎么让她走在里面,怎么制造机会牵她的手,什么程度可以试着接吻,等等,都是在我的教导下进行的。就在我准备教他如何和女朋友上床的时候,他竟然无师自通,半年的时间就把女护士的肚子搞大了。他们领了证,结了婚,当时县城的房子还不算贵,才800多一平,双方父母出点,他们自己再拿些,买了一套90平的,就算成了家。

在我印象中,王一天从第一次约会开始,脸上就没有断过幸福的笑容,即便在把人家的肚子搞大的时候,他还是乐呵呵的,幸福着,甜蜜着。这个熊孩子,看来是真喜欢那个肥胖的护士。

我的恋爱没有王一天顺利,我在小县城又谈了两次恋爱才结婚。

结婚后的我们都平静地生活着,虽然有时候感觉工资有些少,但也没有别的办法.老老实实教学吧,好好混,看看以后能不能混个编制。我们这些专科毕业生当时进学校是没有编制的。没有编制就是说想让你千你就干,不想让你干你就滚蛋。但时常到校长家串串门,也不会有太大问题。

然而,生活不可能一直平静下去,湖水虽平,还有吹皱一池春水的时候呢。我们平静的生活有时候也会有些小小的波澜。就说王一天吧,这个曾经老实透顶的家伙,竟然深受女学生的喜欢,并且还有一个疯狂地迷恋上了他,玩起了并不时尚的师生恋。或许,说师生恋不合适,说王一天的那个女学生单相思比较恰当,因为王一天说他不喜欢她,他是有妇之夫,并且还是她的老师。

那女生给王一天写过不止一封情书,他们还约过会,并且还一起吃过饭。王一天说他赴约并非想搞师生恋,而是开导这个女生。还举什么大禹治水的例子,说开导女生和大禹治水类似,靠堵是不行的,要疏导。

可是,王一天给我讲了这些貌似合理的狗屁理论之后,又小声告诉我:“你没看出来她长得有些像红霞吗?”

我当时有些蒙了,我没想到,他竟然说这么一句。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这应该是我们毕业四年后,第一次提到红霞。而这时候的红霞,究竟在何方,我们并不知道。后来才知道,这个时候的红霞,已经读博士了。

我见过喜欢王一天的这个女生,经他这么一说,我再一想,这个女生还真有点像红霞,尤其是眼睛大大的,像,发型也像,特别是那刘海,仿佛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可是,长得再像关你王一天屁事。我们都结婚了,甚至快把那个红霞忘记了。可他就是提起了红霞。我想,可能是因为我们的生活太乏味了,天天说学生的事说学校的事都说腻了。可又没有啥新鲜话题,国内、国际天天有大事发生,可这与小县城的我们几乎无关。还是那句话,关我们屁事,虽然红霞是遥远的记忆,但她也比国家大事离我们近。

我没有告诉他别瞎想,而是调侃他说:“不是吧,你对她也有意思?”

王一天赶紧否认,说:“没,没,我只是说说。”

我说:“说说行,你可别蹂躏未成年少女,我估计那女生不到18岁吧。”

其实我想说,你也不是这种人。但是当时就是不想好好说话。王一天真不是那种人,他应该算是个好男人,爱自己的老婆,疼自己的老婆,顾家,不但孝敬自己的父母,还孝敬岳父岳母,总之,我感觉这个熊孩子就没有啥缺点。

她老婆当护士,上夜班,有时候回来晚,他不管刮风下雨,都会去接她。我曾开玩笑说,你还不放心你老婆吗,我敢保证,路上即便遇到两个好色之徒,也不是你老婆的对手,你看你老婆,都快赶上练柔道的了。但是,王一天好像故意要当模范丈夫,非要去接。我老婆也知道这件事,非说我不如王一天疼老婆,我说你要是像人家王一天的老婆那样也半夜下班,我也去接你。我老婆说,鬼才相信你呢,我要是上夜班,你不知道多高兴呢。

大约是王一天开导得并不成功,他们的事竟然闹得满城风雨,不知道是谁传出去的,可能这并不时尚的师生恋,也能给小县城人们平静的生活一些刺激。

我们年级主任针对此事曾找王一天谈过话,王一天当然不会承认,耐心地向年级主任解释怎么回事。年级主任可能也感觉王一天不是这种人,相信王一天的话,没再找他谈话。但是,王一天的老婆可不是吃素的。不知道怎么搞的,王一天的老婆竟然听说了这件事,闹到学校里来,在办公室里和王一天大吵大闹,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搞得王一天人不人鬼不鬼的,下不了台。还好有我在,我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地劝说他老婆,总算让这个女人发现王一天是爱她的,王一天是清白的,她总算不哭也不闹地回家了。

一切也就过去了。我们又开始了平静的生活。

一年前的今天,一大早王一天来办公室,脸色很不好看,也不说话。我问他怎么了,他说没啥。在办公室里,也不便多问,等到中午的时候,我又问他咋了,他说和老婆吵架了。

我说,因为啥?

他叹了口气说,不知道咋的,这女人现在变得多疑起来,担心我有啥想法,其实我哪里有啥想法,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说,那今天到底因为啥吵架?

他说,我也搞不明白,半夜的时候就吵起来了,说和我同床异梦。

原来王一天夜里说了梦话,说梦话也无所谓,关键是喊了一个女人的名字,这个女人不是外人,就是红霞。具体怎么喊的,王一天当然不知道。他老婆一口咬定说就是喊了,喊得还很亲热。王一天一直说这根本不可能,可他老婆确实不知道红霞这个人,没听过这个名字,如果王一天没喊,他老婆怎么还知道红霞呢。王一天说,他一直没有告诉过他老婆关于红霞的那些事,不是故意隐瞒,是真的没有什么可说的,也没想起来要说过。

他当时想向他老婆解释红霞是谁,又觉得不合适.这样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于是他就是不说红霞是谁,他老婆就越感觉其中有猫腻,认为红霞肯定是王一天的一个相好的。自己的男人有婚外恋了.她怎么能受得了,于是就闹呀闹。王一天说,左邻右舍都吵醒了。没办法,王一天就解释红霞是谁。可他解释晚了。他说的即便天花乱坠,即便句句实情.他老婆也不相信。她老婆可能想,如果真的这么简单.为什么迟迟不说,而是被逼得没办法时才说。王一天的老婆不相信,便继续闹,闹得王一天差一点没从他家窗户上跳下去。王一天当时就是这么说的。

我说,你做梦喊红霞干啥?

他说我也不知道,我要知道的话我就不喊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咱多少年没和她联系过了。

我说也是。

他狠狠地说,邪门,不知道他妈的怎么了。

我说你不能只知道解释,你得哄她,女人需要哄,女人经不住哄。即便你真有外遇,多说一些哄她的甜言蜜语也能摆平。

他说,我哄了,甚至我都发誓了,我告诉她我要是心里想着别人就出门被车撞死,可她脑子就是不往好处想,我就干脆冷静她一下。

我也说,天上下雨地下流,两口子打架不记仇,说不定你晚上回去都给你准备好洗脚水了呢。

除了安慰王一天,我还约他晚上一块吃饭。告诉他,你就不回家吃晚饭,你天天和她在一起,她感觉不到什么,你突然不在了,她才会发现你的重要。两口子过日子,其实也需要技巧。

他说,嗯嗯。

然而,晚饭我们并没有一起吃,不是因为他晚上要值班,陪着学生上晚自习,吃顿饭不耽误他值班,而是因为我突然变卦了。我晚上另有安排。心想和王一天都是多年的老朋友了,又在一起,啥时候不能吃呢。便去赴另一个约会。没想到,我竟然再没有机会和他一起吃饭。

王一天那天也没有回家吃饭,而是在学校食堂吃的。听一些学生说,饭后王一天在操场上走了好几圈,低着头,好像有什么心事似的。等到晚自习开始,他便到教室去值班,陪学生上晚自习。

像这种值班陪学生上晚自习,是学校的一个规定。因为有些学生,在没有老师的情况下会大声喧哗,影响其他学生也没法安心学习。晚自习两节课,一般情况下,一些老师都是在第二节晚自习的时候就不见踪影,而王一天则很认真,每次轮到他陪着学生上晚自习,总是坚持到晚自习结束。

然而,这一天王一天偏偏没有像往常那样坚持到最后一刻,而是在离下晚自习还有20分钟走的,我这是听上晚自习的学生说的。这个学生说他一直在看着表,焦急地等待着下晚自习,以为王一天会像往常一样坚持到最后,没想到这天王一天大发慈悲,竟然提前走了,高兴得这个学生手舞足蹈。王一天前脚走出教室,这个学生后脚就跟了出去。这个学生说,他原本有些担心王一天会回头发现他,结果王一天走得急匆匆的,根本没有回头看一眼。

我想,王一天是不是有些自责没有回家吃晚饭,也没有打个电话,冷落了妻子,有些过意不去,想早些回家和老婆和好如初。然而他没能等到和老婆和好如初,就被一辆酒后驾驶的车撞死了。我曾这么认为,可是当我第二天在路边看到王一天的血迹时发现,可能我想错了。

王一天的家在学校北边,出了校门应该往北走才对,而王一天被撞的地点分明是出了校门往南走的方向,和他回家的方向相反,而往南直着走就是火车站。

王一天是不是去火车站?如果是的话,他去火车站干什么?

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王一天爱他老婆,他老婆也爱他,当王一天不在人世的时候,他老婆哭昏过好几次。

我有时也会自责,自责不该赴另一个约会,那晚要是和王一天一块吃饭,可能一切都会改写。可是,没有如果。大约我的生活也太平淡了,王一天还多多少少有些波澜,我连波澜都没有,于是在收到她的短信,问我晚上是否有时间一起吃个饭的时候,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我印象中应该有十年没有见过她了,自从我去复读,她去读大学,之后就再没有见过面。十年后的相见,多少有些认不出她来了,她的眼睛好像没有以前那么大那么亮了,里面的水好像流干了。她的刘海也不见了,并且烫了黄色的卷发。总之,我们见面有些陌生了。但她依然还叫红霞。

我们就在火车站旁边的一个饭店吃的饭,并且喝了酒,喝得其实并不多,但是她说头有些晕,需要休息一下。我就扶她去了火车站附近的一个宾馆休息,那时候才七点多,而她的火车九点半才开。我想她喝得又不多,休息一下就没事了。

我没想到,我扶她的时候,她顺势依偎在了我的怀里。我立马感觉身上有些热,有些冲动,但是我没敢胡来。我把她送到宾馆后,本想回家,谁知她竟然从后面抱住了我。我曾幻想过有这么一天,后来以为这一天不会发生,没想到这一天竟然还真的发生了。

只是,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好。抚摸着她那已经不再挺拔的乳房,和那已经不再红润而是变得紫黑的乳头,我在想,这个红霞还是不是曾经那个让我们痴让我们迷的女子?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